茶事
··· 世界,映正德茶事体悟。即正德之“茶悟世界观”
  • 勐海
  • 普洱之乡
  • 地理之源头
勐海是闻名中外“普洱茶”的故乡,也是我国最早的茶产地之一,拥有1700多年前的野生“茶树王”。
我们甄选勐海地区 400至 1100年的古茶树,悉心维护,于最佳时节采摘,作为正德茶源。这些茶树风味各异,遍及贺开、帕真、老曼峨、老班章、易武、冰岛地界、帕沙、班盆、勐宋、南糯山、冰岛湖畔、布朗山等大小山头。整个云南省的古树茶产量,也不过150吨上下,相当于每个中国人仅能品用0.1克,是茶叶中当之无愧的奢侈品。
更多茶山
  • 造物者
    造物之敬畏也
    明代正德年间,云岭之南深处,一枚绿芽破土而出,
    在这干湿分明、日照充沛的高原上孤傲且茁壮,这便是造物之神力,上苍之恩赐。

    采茶人与制茶师,是上苍钦点之人,是大地之手的拥有者。

    他知道这一切皆是注定,自此也别无他念地将这份职人之执受,贯彻终身,这是感恩。

    茶如人生,人于世上,难以选择自我的先天处境,
    如出身、地域、家庭条件、教育条件等,但在顺境中自持,在逆境中突破,
    这便是上天之恩赐,父母之可人处,明白个中,这便是通达。
  • 恒远者
    古老的文明孔道
    勐海也是茶马古道的起点之一,当年马帮载着茶叶穿过高山雪原,送往世界各地。

    我们的茶叶产区,便是环绕在这古道周围的莽莽群山。

    由于山头众多,我们仅选取若干产区,略作说明。
  • 冲突者
    大道至简,返璞归真者也
    普洱茶市场的飞速发展为当地带来了效益增长,却也引发古茶树资源的衰亡危机。
    根据我们的实地考察,由于利益的驱动,春茶期间各地茶商疯抢原料,很多古茶树被剥得一叶不剩。

    这种年复一年的过度采摘,已经致使部分古茶园严重减产,并有相当数量的古茶树枯萎和坏死。同时为了增加运力,大量开凿山路则破坏了古茶山的植被。长此以往,如果任由欲望肆意掠夺,等待古茶园的必将是衰亡之路。

    陪着古茶园一起沉没的,是那些古老的寨子。青瓦片,竹子林,茅草相遮。

    这样的景观已经一去不复返,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水泥和横七竖八的电线杆。

    当然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当地人的生活条件,却也摧毁了一种独特的文明。整个勐海的产业都相当单一,非常粗放地依赖着茶产业,缺乏精加工和科技研发力量。
  • 造物入世茶语
  • 古老茶马古道
  • 得失生态环境
好茶需要与投缘之人分享,才有味,就好像一个美好的回忆定是因为有你自己之外的人在场。
我爱这物,是爱它为我所用,却不可为这物质所左右。方才不为物所累。

人的品质,不是喝贵的茶且坚持只喝贵茶的人,就越有品质。能喝好茶,也要能喝次茶,能上能下,这才是生活。

习了茶道,就遇人讲规矩,人人都被要求用正式方式来喝茶,处处显出你的道行,这是反其道而行之。茶道不教人厌世绝情,也不是让我们自诩为一个高雅的人,最终成为生活的对立面,是要求得道之后,反之用更大的包容心慈悲心来面对这个世界,和它更好地相处,此乃生活之要义。

世人欲脱离烦躁生活才去饮茶的,若变成追求刻意的饮茶方式和非好茶不饮的较量,茶道就成变相的物质追求,为一种新的束缚,便已失去道的意义。

所以说,喝好茶,惜相近之人,便是缘分。